一次去市场买菜,准备聚餐,一个韩国朋友买了生菜,要两块四毛,他把身上所有的零
钱都给了小版,还缺一毛钱,所以他对小贩说:“我的毛,都给你了,所以没有毛了。”小贩哑
然,半天回答:“你的毛我不要了。”
一天,在北京语言学院听到一个外国人对一个卖鸡的中国人说:“大爷,请把那只没有
头发的没穿毛衣的女鸡卖给我。”
那天挤公车紧贴一老外,真够尴尬。老外想打破僵局微笑说:“你妈好?”我暗想:没听
妈说起过认识个老外呀!老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蒙又说,“好你吗?”我不禁一笑。老外
好像发现自己说错了,红着脸喃喃地说:“妈你好?”
外拿出一张10元钞在售票员面前晃,说:“见过没,见过没?“售票员不理他,他还是
在那拿钱晃说:“见过没,见过没。”后来售票员气坏了,拿出一个100块钱跟他吼:“你见过
没?见过没?”这时,后边一个老大妈说:“师傅,他要去建国门!”
某个圣诞节晚上,一个美国女孩在中国朋友家吃饭,虽过洋节但吃的还是中国饺子。
这个美国女孩饭后要先走,我送她到门口。由于是我包的饺子,就客气性地问了一句:“今
天晚上你吃得还好吧?”她自然是对我的手艺大加夸奖了一番,就在她转身要走时,她好像
称赞的还不够,又冲我伸出大拇指:“你,牛x!”
女友老公是个美国老外,最近在跟女友学中文,这老外学起来倒也是孜孜不倦,闲着
没事平时也爱讲一些简单的中文。有一次,他跟女友不知道为何吵了起来,争得面红耳赤,
女友急了,用中文骂他“笨猪”1她那个老外老公也急了,气急败坏地大声吼了一句:“你这
个笨鸡蛋!”女友当时忍俊不禁,气也消了。原来,她平时教她老公念“蛋”这个字的时候,总
是跟”鸡蛋”这个词放在一起教的,结果她老公只要一说到“蛋”就跟“鸡蛋”联想到了一块儿,
形成了条件反射。这不,“笨鸡蛋”就脱口而出了。
一位友人来作工作访问,与中国朋友在咖啡店坐定后,聊中国的文化,他对中国人的
友好、礼貌、热情深有感触,但也表示,虽然中国人一向谦逊,有时也很骄傲自大。比如,现
在大街上随处可以见到——中国人民很行、中国建设很行、中国工商很行、中国农业很行,
有的干脆就是“中国很行”..…说完往外面不远处一指,原来,外国友人所指之处是一家银
行。“银”的外形像“很”,“行”是多音字,除了行xing,还读hang,外国朋友未能分清,中国
朋友听罢哈哈大笑!经过解释,他也不好意思了。
曾有一道考外国学生的选择题是这样的:“大连实德队经过90分钟激战大胜北京现
代队,获得冠军。”间:下面哪句话与文意最吻合?①北京现代队大胜大连实德队;②北京现
代队大败大连实德队;③大连实德队大败北京现代队。虽然正确的是③,考前模拟测验反
复强调,结果考场上许多考生还是选②。
这题目源于一则真实的故事:1983年,中国女排和美国女排小组赛上相遇,赛后中国
报纸上出现了“中国队大胜美国队”的标题。过了几天,决赛里中国和美国队又碰头,争夺
冠军,中国报纸的标题换成了“中国队大败美国队”,一名美国留学生看了报纸后很高兴,
认为美国队赢了,在中国同学中称赞自己的国家队,结果弄出了大yabo2018 net。据说,直到毕业离
开中国,这位美国留学生还是愤愤不平地称:“中国人太奇怪了,胜败都是中国人赢,那还
比赛什么呢?”
在汉语中,“娘”与“妈”一样,都是指母亲。有一初到中国学汉语的英国留学生,在校园
看上了一位漂亮的中国女生。于是他给她写求爱信,但一时忘“娘”怎么写了,便自作聪明,
以“妈”代“娘——“亲爱的姑妈……”
这则yabo2018 net南师大汉语专业的老师曾在课堂上讲过—一位自称为汉语专家的美国教
授,向他的学生讲授中文课,在谈到准确理解“东西”的词义时,他作如下的表述:“汉语中,
“东西”并不仅仅表示方向,更多的时候指的是物品,如桌椅、电视机、眼镜,都可以称为东
西,但如果是有生命的动物就不能这样表示——比如,你我都不是东西!”
一次,几位中国同学邀请刚来华学汉语的外国男生吃饭。中间,一名中国同学出去“方
便一下”。外国学生不懂其意,大家告知这是去厕所排泄,这名学生记住了。有一天,一名女
生希望在他方便的时候拜访他,这位留学生立即摆手:“你什么时候都可以来,但就是我方
便的时候不能来。”还把服务行业常见语“为顾客提供方便”,理解为向顾客提供上厕所服
务,一时成为笑谈。
对“便”字一知半解,还弄出过另一则yabo2018 net——中国人请客普遍客气,明明很丰盛的酒
席,对客人也称是“便饭”。有一次,一名外国客人看到中国主人准备了如此丰盛,竖起了大
拇指,赞美道:“这是一顿大便饭!”此言一出,全桌的中国人顿时没有了味口。
此事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,有一名美国学生分不清“富”和“贵”的区别,在造句
时写道:“三中全会以后,中国农民越来越贵了。”
“哪里”连起说就是自谦,这是一般中国人都知道的,也常用。但初通汉语的外国人麦
先生不理解。一次,麦先生参加一对年轻华侨的婚礼,他很有礼貌地赞美新娘漂亮。一旁的
新郎立即代表新娘表示感谢,“哪里哪里”。麦先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,以为未说到地方,便
用生硬的中国话再说:“头发、眉毛、眼睛、耳朵、鼻子、嘴都很漂亮!”
帽子是套在头上的,有时外国朋友便会弄混。有一中国老师讲过一个发生在他教授的
在京外国留学生身上的故事——这名留学生告诉老师,他常骑摩托车外出。老师提醒他北
京车太多,要小心。他很自信地接了一句:“没关系,我会戴安全套的。”
“上”与“起”有时意思相同,但如果分别搭配,意思可能完全相反。如“上床”与“起床”
便是两回事情,而“上床”还有一起睡觉那层意思。一美国女孩与临时教她汉语的中国男邻
居一起应邀参加朋友举办的舞会,因时间太晚,又喝多了,便留宿下来。临休息前,美国女
孩给中国男邻居递了一张纸条:“我们一起上床吧!”她的本意是明天一道起床离开,却害
得中国男邻居胡思乱想半宿。
办公室的小东在食堂捡到了一个钱包。他拾金不昧,把钱包还给了失主——外籍员工
约翰。约翰很受感动,写了一封感谢信贴到了宣传栏里。结果,每个经过宣传栏的员工都忍
不住笑了。原来感谢信的标题是:瞧小东干的好事!
遇见两个法国人。一个是教汉语的老师,另一个是他学生。老师指着中国日历对学生
说:“看,这两个字念‘雷锋’。这是雷锋纪念日。他在中国非常有名,因为他生前帮助过很多
人。”学生佩服地说:“啊,你真是见多识广!”说完两人高兴地走了。我凑过去一看,见日历
上写的是“霜降”。
?